控制石油消费或成碳达峰加速器

来源:http://iamlikenoother.com 时间:01-10 07:50:25

“‘十三五’期间,石油天然气消费导致的碳排放量逐年递增,抵消了煤控的减排效果。2015年后,原油消费新增量100%依赖进口,石油供应安全挑战仍存。在能源安全和减排任务双重压力下,控制石油消费(油控)势在必行。” 在日前举行的“第二届跨越石油时代国际研讨会”上,能源与气候变化领域专家、油控研究项目核心专家组成员杨富强如是说。

油控研究项目核心组组长、中国石化(600028,股吧)原董事长傅成玉表示,按照“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5%以上”这一最新目标要求,2030年实现碳达峰、2060年完成碳中和目标时间紧任务重,要提前做好规划和准备。“十四五”是我国石油消费总量控制的关键时期,实现碳达峰,油控宜早不宜迟。

未来五年是油控关键期

杨富强认为,尽早实现石油消费达峰将为我国实现碳中和目标奠定基础。“在油控的路径下,有望建立几大里程碑:2030年,化石燃料消费达到峰值;2035年,替代煤炭的天然气排放达峰,同时能源消费达到峰值,碳排放显著下降;2050年,二氧化碳近零排放,总排放量少于10亿吨,化石能源企业转型为可持续能源企业;2060年,我国可进一步温室气体中和,二氧化碳负排放。”

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战略规划部主任柴麒敏认为,实现“3060”目标,除了看存量还要看增量。石油天然气在“十三五”排放增量较快,分别占我国二氧化碳排放增量的40%左右。因此要尽早实现碳达峰,除控制煤炭增长还要把眼光放在油气消费上,特别是石油消费。

“与煤炭消费主要集中在生产侧不同,油品消费较为分散,而且与交通等生活消费领域高度相关,政策施力点有所区别。” 柴麒敏强调。

杨富强认为,实施油控路径,要从交通、化工和其他部门以及禁燃、禁塑和定标“三大部门、三个抓手”齐发力。

“‘十四五’期间,交通部门应提高燃油经济性和提高替代燃料比例。在公路交通方面,提高燃油经济性的同时,将政府原制定的2025年新车市场的新能源车比例从20%调升至27%,确保汽柴油提前达峰。”杨富强进一步解释说,石化部门要制定明确的“净塑”目标,减少塑料焚烧,提高材料化回收。此外,在其他部门应提高非道路移动机械用油效率标准,加大电力替代。

有望拉动经济增长约0.2%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副部长许召元指出,石化行业的减排措施,包括限制一次性塑料用品、减少化工产品及下游商品出口规模,加强塑料回收等,从生产来看会直接影响相关部门的产出和GDP,但从经济总体来看,受影响的幅度远小于减少的行业产出。“十四五”期间,平均经济增长率有望由基准情景的5.73%提高至油控情景的5.89%,提高0.2%。

“我国已进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这一阶段的主要特点是快速工业化阶段基本完成,大多数工业品的消费需求已经进入缓慢增长的新阶段,整体经济进入以质量和效益提升成为主要方式的新阶段。石油作为一种重要的原材料投入和能源投入,对经济发展的瓶颈和制约作用明显降低,由于能源消费和生产技术都有进步空间,一定程度上石油消费总量控制并不会对行业的生产带来决定性制约。” 许召元进一步解释油控拉动经济增长的原因,“随着新技术革命的兴起,特别是新能源车的快速发展,大幅降低对石油的依赖,有了更多的技术选择和经济可行性。油控将带来经济协同效益,是促进我国经济增长和提高就业率的有效手段。”

杨富强指出,除有望拉动经济增长,油控还将产生环境协同效应,减少公路交通碳排放和改善大气污染防治。

实现油控路径,单纯依靠市场机制、价格信号和调解难以达成目标,必须在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基础上,综合配合政策和标准、规划等相关政策措施。“油控情景下,到2025年我国GDP总量有望在基准情景的基础上增加1万亿元,到2050年有望增加3.3万亿元。”许召元说。

据了解,未来财税政策和绿色基金也将助力石油消费控制,助推实现“3060”目标。

统筹规划应对挑战

傅成玉认为,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目标仍面临诸多挑战,中国正处于工业化的末期以及城镇化和农村现代化的初级阶段,大规模工业化远超欧美,节能减排任务繁重。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国内没有在各个行业出台减排达峰的总体规划,更没有统一的管理和协调机制,这些都是必要的基础工作。为实现2030年碳达峰和2060年碳中和,相关部门要提前做好准备。

“第一步,1-2年内以摸清情况为主,对各行业、企业展开碳普查,对不同设施、设备、装置和燃料进行测算并开发测算方法。在进行总量管理时切勿忽视单位能耗的问题,提高相关技术,实施以清洁化为主的节能方式。与此同时,企业也要主动作为,摸清自身碳排放量和排放轨迹,采取针对性的管理措施。”傅成玉进一步解释说。

傅成玉还指出,目前部分基层企业只看到满眼的困难和资金投入,因此走起来“步伐并不矫健”。“企业勿因只看到眼前的投入和成本增加而忽视长远的利益,在政府主导下,企业要以严于现有标准要求实现碳达峰,才能跟上政策的推动。”

另一挑战则是实现目标时间紧任务重。“欧洲自开始实施碳减排已有30年之久,不论是管理、政策还是立法等方面均有实际推进,但离碳中和目标尚且相距甚远。我们相关工作开展距离欧美国家有近20年的差距,实现目标挑战巨大。要为2060年碳中和做好准备,紧盯2060年倒推制定目标尤为重要。”傅成玉说。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